首頁> 熱點新聞>正文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2019/11/6 13:27:20 來源:互聯網 編輯:匿名

(原標題: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原標題:大連13歲少年殺人事件始末

作者|史東旭 編輯|孫楊

深秋的清晨,大連市沙河口區鵬程街14號居民樓一樓的一處陽臺亮著燈,防盜護欄上,掛著白布條、一串串紙錢和10歲女童小琪的遺像,她梳著馬尾辮,熟悉她的人都說本人比照片上還要可愛。陽臺外的地面上還擺著鮮花、水果和點燃的蠟燭,燭影在風中搖動,時不時映紅小琪的黑白照片,地面上的血跡仍能看清楚。這一天,是小琪的"頭七"。

掛著小琪遺像的住宅并不是她的家,而是13歲男孩蔡郁超的家,兩人的家住在同一個小區,作為鄰居,兩人曾上過同一個托管班。

10月20日下午,小琪從美術班放學回家的路上,被蔡郁超騙至家中殺害,直至拋尸在家對面僅一路之隔的小樹林中,整個過程34分鐘。小琪身中7刀,脖子有掐痕。而蔡郁超甚至還在作案前后兩次詢問小琪的父親有關小琪的去向。

因未滿14周歲,未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蔡郁超到案沒多久警方便放人了。這樣的結果,小琪的家人無法接受,居住在同一小區的居民無法接受。

幾天后,大連警方對蔡郁超做出收容教養三年的決定,而這已是法律框架內最嚴厲的措施,但仍難以抹平小琪父母心中的憤懣,他們希望"殺人償命"。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小琪的遇害地放放著很多鮮花,墻上噴著“殺人犯”三個大字

學習差、沉迷手游、欺負同學、跟蹤女性,多個負面標簽貼在蔡郁超的身上,在學校老師管不了,在家里母親也對他無計可施,沒有朋友愿意和他玩。做出這樣的事,似乎早有征兆。更為讓人擔心的是,三年后,蔡郁超將收容教養期滿回歸社會,那時他是否繼續會對他人造成危害?

受小琪家人的委托,曾為"李天一案"受害人代理律師的田參軍將為小琪的父母向蔡郁超的父母申請民事賠償,并希望通過小琪的案件,能夠推動相關法律的進一步完善,減少未成年人惡性犯罪事件的減少。

目前,距離小琪遇害已有半個月時間,小琪的遺體仍存放在殯儀館的冷藏柜中沒有火化。在小琪的遇害地,仍不斷有市民前往悼念。

2016年,36歲的賀美玲在大連市沙河口區鵬程街14號住宅樓一樓開了一家名叫"好運來"的蔬菜水果店,店面不大,一個人便能照看。賀美玲的丈夫王久章比她大一歲,在工地上開挖掘機,沒有活兒時,會幫妻子照看店里的生意。

三年來,無論寒冬酷暑,每天凌晨三點,夫妻倆都會一起去批發市場進貨,從未間斷。蔬菜水果店主要的顧客是居住在小區的人。因為經營有方,光顧的人自然很多,小區內的居民對賀美玲夫婦以及他們的兩個孩子,14歲的大兒子和10歲的女兒小琪都比較熟悉。在大家眼里,這一家四口,兒女雙全,是賀美玲夫婦的好福氣。

同在一個小區的鵬程街1號,就是賀美玲一家幾年前買下的房子。大兒子10個月時,賀美玲一家就從老家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到大連打工,奮斗了十幾年后終于買了自己的房子。后來,賀美玲的公婆也來到了大連,一家6口擠在兩室一廳的房子里。"小女兒就是在大連出生的。"賀美玲說。兩個孩子從小就生活在大連,算是"新"大連人了。

"老實、懂事、不愛說話。"是小琪的鄰居、老師和父母對她一致的評價。小琪學習成績雖然一般,但在畫畫上,卻頗有天賦。從上幼兒園時,她愛畫畫的興趣就展露出來,父母從那時就開始給她報了畫畫班,小琪也畫得越來越好。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小琪8歲時的畫作

每個周日的下午1點半至3點,是小琪去美術班學畫畫的時間。10月20日,吃過午飯的小琪被同樣去補課的哥哥順路送到了美術班,她已經在這里學習素描一年多了,這一天上的是人物速寫課,小琪和往常一樣表現很好,下午3點鐘準時畫完,就一個人放學回家了。

此時,小琪的哥哥還在補習班上課。賀美玲因為午飯前女兒玩手機游戲時怕打擾哥哥學習,將手機調成了靜音,致使賀美玲聽不見鬧鐘聲音睡過頭。王久章在蔬菜水果店照看生意,給妻子打了幾遍電話讓她去接女兒,但都沒人接聽。一家人怎么也沒預料到,小琪再也沒有回來。

"下課等著媽媽去接你,別自己走。"賀美玲說,明明準備是要去接女兒下課的,但就是沒有和女兒說出這句話,是她最大的"失誤"。因為當天凌晨3點就去批發市場進貨,吃完午飯,賀美玲感覺腦袋昏昏沉沉,女兒出門時穿的紅色外套,她也誤以為是橘黃色外套,但小琪出門前的一句"媽媽再見"她聽得很清楚。

這并不是小琪第一次一個人從美術班放學后回家,以前也有過幾次。從美術班到"好運來"蔬菜水果店,成人步行只需要8分鐘,而小琪走得慢,15分鐘左右也是能走到的,即使下課時間延遲,小琪在3點半,也是必定會走回店里的。

"從來不在外面逗留,得不到父母允許也絕不會去別人家玩。"賀美玲說,自家兩個孩子從小養成了好習慣,從未發生過不打招呼就出去玩,父母找不到孩子擔心的情況。每天放學,兩個孩子也都會在店里打個照面,待上幾分鐘,再回家里寫作業。這一天的反常情況,讓賀美玲擔心女兒"出事了",但她又真的希望女兒是去別人家玩了。"母親找不到孩子,什么都能想到。"

報警、發朋友圈尋人、親戚朋友一起在小區尋找,終于在小琪"失蹤"三個多小時后,小琪的爸爸和二叔借著手機手電筒的微弱燈光,找到了小琪。

發現小琪的位置距離"好運來"蔬菜水果店甚至不超過步行2分鐘的路程。

小琪躺在小區的樹林里,一只腳光著,鞋被扔在不遠處,畫畫的紫色工具包也扔在附近,小琪的胸部和腿上壓著兩個裝著建筑垃圾的塑料袋子。"滿臉是血。"小琪的舅奶見到過小琪死后的慘狀,她左手彎曲呈抓撓狀,眼睛沒有閉緊。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10月28日,小琪的遇害地聚集著前來悼念的市民

"臉部、頭部受傷嚴重,頸部有明顯掐痕,左側太陽穴及身上共有7處刀傷,致命的一刀在肝臟上。"直至小琪遇害后的第8天,家人才看到了她的正式尸檢報告結果。小琪死于10月20日15時28分。

殺害小琪的,就是住在同一個小區的13歲男孩蔡郁超。

"不到3點找一次,4點半之后又找過一次。"小琪的父親王久章說。蔡郁超殺害女兒前后,還曾主動來到店里與其聊天,并詢問女兒去哪里了以及女兒失蹤后有沒有找到。王久章當時并未發現蔡郁超有何異樣,只是覺得他是出于關心,并未多想。

按照警方的調查并告知家屬的小琪的死亡前后的時間為:10月20日15時22分,小琪從美術班放學后回家時途經蔡郁超家的,被蔡郁超騙入家中;15時28分,小琪被蔡郁超用折疊刀殺害后死亡;15時56分,蔡郁超將小琪的尸體從家中拋到僅一路之隔的小樹林中。整個殺害過程,蔡郁超僅用了34分鐘。

行兇過程中,蔡郁超的手也被折疊水果刀劃傷。法醫在小琪的尸體中提取的血跡檢測結果顯示,小琪身上只有自己和蔡郁超的血跡,并未發現有第三人的血跡。

而蔡郁超家中的沙發腿、欄桿和客廳、廁所的兩個垃圾桶中,都能夠發現血跡。

賀美玲夫婦一度認為蔡郁超的父母曾幫忙毀尸滅跡。但是警方在告知小琪家屬時曾稱,蔡郁超的母親在兒子行兇后,確實拖過地,但就是正常的收拾家務,其母親并不知情,尤其是垃圾桶中的血跡,如果不翻,很難發現。

而蔡郁超的父母也確實有兒子在行兇時不在場的證據。10月20日16時10分,蔡郁超的父親回家中給他送飯。16時30分,蔡郁超的母親從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生鮮大賣場下班到家。

"你女兒出事了,讓車撞了。"10月20日19時,賀美玲接到鄰居打來的電話,小琪被找到了。"我多希望女兒真的只是車禍,至少她還能活著。"賀美玲的眼淚在眼圈打轉,她說。到了小琪被拋尸的現場,看到那里已經拉起了警戒線,作為母親,她也未能上前看女兒最后一眼。"就像天塌了,我沒有女兒了。"

警燈在小琪被拋尸的地點閃爍著,王久章在現場感到憤怒、不解,但也只能是焦急地等待,他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能做些什么。

小琪被拋尸的小樹林對面就是蔡郁超家。隔著窗戶,蔡郁超用手機拍了一段視頻,并在19時23分發到了班級同學群中,視頻畫面中,王久章也被拍攝進去。

"三點多失蹤,才找到。"、"我家那塊大路是死角"、"我把我擦過血的紙扔那塊了。法醫初定,為奸殺。"、"我虛歲14"、"三種可能,1.知根知底的人;2.變態狂;3.酒鬼。"蔡郁超和同學們的聊天記錄截止到10月20日21時17分,蔡郁超還若無其事地在聊天群內,分析判斷小琪被害的原因與兇手。

小琪遇害后的第4天,大連警方發布消息稱,在小琪尸體被發現4個小時后,鎖定蔡郁超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到案后,蔡郁超如實供述其殺害小琪的事實。但依據《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之規定,加害人蔡郁超未滿14周歲,未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公安機關依據《刑法》第十七條第四款之規定,按照法定程序報經上級公安機關批準,于10月24日依法對蔡郁超收容教養。

"我們肯定接受不了,13歲就隨便殺人啊!"賀美玲說,作為死者的家人,她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10月27日,大連警方在回復媒體采訪時稱,目前對蔡某某采取的收容教養是法律框架內最嚴厲的措施,收容教養期限為三年。

鵬程街14號住宅樓是一棟7層老式居民樓,外形呈大寫字母"L"形狀,"好運來"蔬菜水果店位于"L"的短邊,而蔡郁超的家,就住在"L"的長邊。蔡郁超的家住在一層,陽臺一側窗戶改成了門,而樓層單元里的防盜門因為太長時間沒人走,墻角已經結上了蜘蛛網。

蔡郁超的家的另一側陽臺是廚房,臥室里放著一張雙人床和一張單人床,單人床上的被沒有疊。房子雖然老舊,但家中還算整潔。

蔡郁超家中有三口人,鄰居稱他的父親是附近一家燒烤店的燒烤師傅,母親在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生鮮大賣場幫親戚賣海參、烤魚片等海鮮干貨。這家老牌商場雖然位于大連市繁華的西安路商業街,但由于商場一方與商戶因搬離價格未達成一致,仍有少部分商戶留在賣場經營,客流量小生意慘淡。蔡郁超父母的年紀,和賀美玲夫婦的年紀相仿。

"盡然活在世上為啥不好好生活呢?為啥不好好學習呢一寸光陰一寸金。"上面這行有著錯別字和斷句問題的話,是蔡郁超微信個性簽名中所寫的。微信昵稱為"九尾あ妖龍",微信頭像是一名男性動漫形象。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蔡郁超的微信截圖

蔡郁超在大連第四十九中學八年級某班就讀,班級共有32名學生,蔡郁超身高1.7米左右,很壯實,個頭在班級排第二,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他的同桌,也是一名男生。

"極差"是同班同學李迪對蔡郁超學習成績的評價。蔡郁超的多數同班同學都會補課,但蔡郁超卻沒有。

"托管班就在家隔壁,他也能遲到。"一位曾和蔡郁超上過同一托管班的九年級男生說。這個托管班就在蔡郁超家旁邊,僅一墻之隔。老師曾讓他去隔壁叫蔡郁超上課,但蔡郁超并不愿意去,沒過多長時間就不再去了。

介紹蔡郁超去這家托管班的,正是賀美玲。賀美玲回憶稱,去年,蔡郁超上七年級時,小琪上四年級。蔡的母親在一次買菜時,曾詢問過賀美玲兒子和女兒小琪放學后在哪里托管,她也想把蔡郁超送到托管班。經過賀美玲的推薦,蔡母也把蔡郁超送到了同一托管班。

以前,蔡郁超也經常幫母親去賀美玲的店里買菜,與賀美玲夫婦及兒子、女兒都認識。但在同一個托管班學習,是相差3歲的小琪和蔡郁超唯一有交集的經歷。對于蔡郁超和小琪曾在托管班學習一事,托管班負責人表示沒有印象。

小琪就讀在離家不遠的文苑小學,蔡郁超也是從這所學校小學畢業的。不出意外的情況下,在明年,小琪也將升入大連第四十九中學讀初中。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蔡郁超就讀的大連第四十九中學

"不愿意和他玩,他說話總帶臟字。"和蔡郁超居住在同一小區的一名九年級男生說。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小區里,都很少看見蔡郁超旁邊有人和他一起玩,他似乎沒有朋友。

而據該小區一位商戶老板稱,時常能看見蔡郁超和一個比他大的男孩一起買東西,多數情況下都是對方花錢。而蔡郁超一個人來買東西時,也是出手比較闊綽。

因為商店每天都會營業到晚上11點半,下班時,小區里很難見到居民了。但據商戶老板回憶,有幾次他看見了蔡郁超,一個上初中的男孩,已至深夜還不睡覺,更為可疑的是,見到商戶老板更是扭頭就跑,讓他誤以為是去自家店里偷東西的。商戶老板返回店中查看卻并未被盜。

賀美玲也同樣見過晚上在小區溜達的蔡郁超。賀美玲的"好運來"蔬菜水果店每天晚上都是9點關門,關門后碰見過幾次蔡郁超。"這么晚了還不回家睡覺,趕快回家!"出于關心,賀美玲還曾"教育"過幾次蔡郁超。

讓小區的居民備感后怕的是,蔡郁超曾多次跟蹤尾隨小區里的女性,包括女孩和中年女性。

小琪遇害后,該小區的一位母親曾痛哭著向鄰居講述,她的女兒就曾被蔡郁超跟蹤過。一次,她10多歲的女兒牽著兩只泰迪下樓去鄰居家玩,回家走到二樓時,就被蔡郁超抱住了,女兒大呼求救,兩只狗也叫個不停,正在家中的母親趕忙下樓,蔡郁超才跑掉。

除了小區里被蔡郁超騷擾過的女性鄰居,在學校里,蔡郁超也經常欺負同學,并且還騷擾過女同學。

一位比蔡郁超小一年級的男生說,他的一個長輩的家和蔡郁超家住在同一個單元,在上小學時,他就曾被蔡郁超打過,被打的原因他也記不清楚了。

在學校,老師也拿蔡郁超沒有辦法。不學習、欺負同學、騷擾女同學,在同學眼里,即使是老師也根本"管不了"他。

對于兒子的教育問題,蔡郁超的媽媽曾和鄰居在談話中,透露兒子沉迷于手機游戲,但她卻對如何阻止兒子玩手游深感無力。

小琪去世后,兇手蔡郁超的家的陽臺護欄上,系上了白布條和一串串紙錢,稚嫩的小琪的遺像也懸掛在上面。小琪被拋尸的大樹上,也掛著白布條,樹下放著鮮花。蔡郁超家陽臺、門旁的墻上,也被人用油漆噴上了"殺人犯"三個大字。

自從小琪遇害后,不斷有市民自發前往她的遇害地悼念,百余束鮮花擺放在小琪的遺照下面。10月26日,是小琪的"頭七",前來悼念小琪的市民更是傷心落淚,小琪的家人倒地痛哭。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10月26日下午,小琪的母親和家人在小琪的遺像下倒地痛哭

蔡郁超作案后,曾被警方放回家中,同一小區的居民堅決反對,百余人寫下"還我小區安寧"字樣的條幅,寫上姓名、電話并按上紅手印。10月28日,又有市民在小琪的遇害地以同樣的方式表達希望兇手蔡郁超能夠得到嚴懲。

"有很多律師主動找到我們,愿意幫我們打這個官司。"小琪的家人說。受小琪家人的委托,幾年前曾擔任"李天一案"受害人代理律師的北京田郭律師事務所田參軍律師將為小琪的家人向蔡郁超的父母提起民事訴訟,申請民事賠償。

10月30日下午,小琪的家人與田參軍律師在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與辦案民警見面。小琪的父母針對女兒被害提出十幾點疑問,民警也做出了回應。但小琪的父母仍懷疑蔡郁超的父母對兒子殺人一事是知情的,認為他們很有可能包庇了兒子。

對此,田參軍律師表示,其相信警方所告知的情況,但家屬仍存有疑慮。當律師和家人向辦案民警提出查看案發當天的監控視頻、案發現場照片、勘驗筆錄以及蔡郁超父母的詢問筆錄和視頻時,警方以案件涉密為由并未同意。

"推動相關法律進一步完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田參軍說。蔡郁超殺害小琪的案件是典型的未成年人心智成熟犯罪意志堅決的犯罪案件。與多年前相比,現在的孩子發育成熟得要更早一些,相對滯后的法律法規要適時做出相應的調整。他希望通過大連10歲女孩遇害這樣的極端個案,能夠推動現行關于刑事責任年齡規定滯后性問題的解決。

下一步,他也將會與更多的專家、學者共同為推動相關法律的完善做一些研究和商討,防止類似的悲劇再次發生。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青少年犯罪教研室主任皮藝軍表示,是否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取決于三個標準的檢測:一是生理標準,未成年人的青春期的起始時間是不是在提前;二是心理標準,未成年人對于事物的認知能力是否在提高;三是社會標準,未成年人的社會經驗是否早熟。

除了上述標準之外,還取決于對一個社會行動和法律效力的檢測,就是降低刑事責任年齡是不是真的可以阻止少年犯罪率的升高。

"如果能夠推動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法律更加完善,小琪也算可以瞑目了。"小琪的家人眼圈含著眼淚說。

小琪遇害后,賀美玲的"好運來"蔬菜水果店再也沒開門營業,蔡郁超母親的海鮮干貨商鋪始終被藍色格子布蓋著無人經營。蔡郁超家客廳和廚房的燈白天黑夜始終亮著,而賀美玲夫婦臥室里的單人床,小琪再也沒有睡過,毛絨玩具和書包還放在床頭上。

大連10歲遇害女童遺體仍未火化,行兇少年被曝學習差、欺負同學、騷擾女性,社區居民擔心三年后成安全隱患

小琪遇害后,蔡郁超母親的海鮮干貨商鋪也再未營業

"上六年級的女兒本來不用接送了,最近他爸不放心又開始了。"一位前往小琪遇害地悼念的母親說。影響不止如此,一位房產中介負責人說,小區的二手房銷售也受到波及,原本是校區房,只要有賣家就不愁買家,如今卻無人問津,銷售顧問也不再向買房者推薦這里的房子。

熱門推薦

  • 內涵圖文
  • UFO
  • 美女明星
  • 未解之謎
  • 大話社區
  • 網絡焦點
  • 圖片報道
本站內容來自互聯網,不提供任何保證,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COPYRIGHT ? 2014-2019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廣告合作聯系QQ:759281825. 版權所有 笑奇網粵ICP備17087216號-3
排列三试机号金码今天